王峰:移动互联红利衰退 生态本质是复合力竞争

时间:16-06-04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导语:他大学毕业后做了6年人民教师;1997年加入金山,一路从一线员工做到副总裁,与求伯君、雷军合称“金山三杰”;2007年离职创业,七年后,经历种种艰辛与挫折把公司做上市;他却说上市只能算“屁胡”,转身又投入二次创业……今天的他有三个身份——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、创业公司CEO和天使投资人,他说最想被人记住的身份只有创业者。

  在“中欧创享+”二期的课堂上,王峰分享了自己从职业经理人转变为创业者的心路历程,以及对互联网行业未来的趋势洞察,全程高能,建议收藏!

王峰:移动互联网红利在衰退 生态的本质是复合力竞争

  文 / 王峰 蓝港互动集团董事长、斧子科技CEO、极客帮创始合伙人

  我不知道创业对各位意味着什么?对我来讲,创业似乎是命中注定。创业这个词是我加入金山后才明白的,当我见到雷军,才知道什么是创业——就是瞄向自己感兴趣的领域,抱定一个未来可以改变点什么的想法去做事。

  然后一不小心,我在职场干了10年,中间有无数人忽悠我说,“你这样的人为什么给别人打工呢?你应该去创业!”,其实我知道自己创业是可行的,我知道我有带兵、打仗、管项目等等这些技能。但是真正做决定的过程是非常痛苦、纠结、挣扎和彷徨的,所以我一个多月前跟雷军说,“说实话我可以不离开金山,我可以干一辈子,因为我干了一件喜欢的事,这个跟我赚多少钱没关系,我并不是冲着成为亿万富翁去创业”。但当时的状态是,你干得太长了,你把每个位置都干过了,而且都是做老大。

  1职场经验会成为创业包袱

  我后来发现创业就是我的属性,它不是通过后天强化,而是这个人从创建角色的那天起,就只有一个身份——创业者,这是骨子里的东西,这个认知带动我出来连干了9年,今年已经是第10年。但中间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的转变其实很不容易,我创业才发现,创业者是不需要在职场上学习的。真正的创业者,初中毕业就创业,大学不念完就创业了。

  中国一线的创业者我研究过,没有大外企出来的人。就我自己的经历而言,可能更长时间的职场会成为创业者初期的包袱和累赘,为什么呢?因为创业的本质是开天辟地,如果我们不是用这种心态去迭代和完善自我,中间会背负巨大的压力。

  我当年出来的时候很容易就拿到了钱,VC说你这么好的履历:打过仗,带过兵,但IDG的一个人跟我说,“你知道雷军怎么评价你吗?他说你一定能成,但是他也说了,前几年一定会胡干,因为王峰这个人好大喜功,渴望快速成功”。事实也的确是这样,为什么?虽然作为职场高管在别人的平台拿到了不错的履历,但他们往往会忽略最重要的东西,那就是创业者的挣扎和焦虑。在过去当高管的时候未必会有那么强烈的感觉,你说我在职场上能领兵打仗,我能成,但这和自己创业还是完全不同,区别在于你的决断力。

  创业很大程度是你在初期的十字路口决定走哪条路,走什么路决定了你能有多大的成功,这种决断带来的焦虑是大部分职业经理人从未体会过的。所以创业者始终处在一种焦虑状态,这在职场很少有。

  2朝着错误的否定面去寻找正确

  拿到钱以后,我就开始快速地往前跑,我的团队扩张极其迅速。我出来第一年就挖了金山、网易和腾讯的人,有人说王峰出来创业对当时的端游公司是一场灾难,那一两年愿意去蓝港做端游的员工也都蛮骄傲的,说我去王峰那儿了,那儿条件更好,工资高、项目分成、还可以送股票。我们在两年时间扩张到了900人,这时候问题来了。

  当时疯狂到什么程度?我们在北京、成都、珠海三地都有办公室,北京在中关村和石景山还放了客服中心,用800平米的办公室,我们开发一个新项目就敢扔进去4000万,而且是不知道能不能成,我大胆地告诉员工,“没关系,只要做出来好产品就行,今年做不出来明年做,明年做不出来后年做。做好产品,不怕砸钱”。因为在创业第二年,我就又融了1600万美金,这时公司账上就有1亿现金,很多业界做端游的人去我们办公室,觉得我们三年内就能把公司做上市。

  融了那么多钱,我直觉选择进入的领域就是在金山最后负责的游戏业务,而且也下了决心想把游戏做成,但问题是,我们高举高打的方式是错误的,为什么?在2007、2008年,我们看到的是一大批端游公司的上市,没有看到的是风险,风险是它们上市就意味着没得你玩了,我们完全低估了此时进入的难度,踩点踩晚了。那一两年的状态是以为自己很牛,其实干得很傻,直到两年后痛下决心——我们只是一家创业公司,于是下决心缩减规模,从900人裁到600人,第二年再裁到300人。

  给公司减负反倒让我放下了包袱,“大公司高管”这种感受对你来说不重要了,自己又冲到一线亲自抓业务。这里有个总结,创业不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去做的,而是朝着对错误的否定去寻找正确的过程。

  3“我不是学金融的”

  减负之后,我们赶上了很好的机会。第一,互联网的流量变现大爆发,这个行业非常有意思,以前软件、硬件和互联网是彼此不理的。但到2009、2010年,整个互联网出现了变现热潮,一线互联网公司如果不做游戏是不可想象的。看到这个趋势后,我们尝试做页游,后来推广到做手游。第二,手机即将更新换代。当时有人赌在功能机上,有人赌在塞班系统上,这些人后来搞得很被动,我们不相信这俩能成,我们认为智能手机能成。我还记得我第一次拿到iPad时的激动心情,我说这必将改变一切领域,苹果将在新的计算平台上改变出版、改变音乐、改变应用、改变软件产品的分发方式,游戏产业也必将大变。

  我跟团队说要做手游,我们想做一款格斗游戏,类似于早期的《圆桌骑士》,后来叫《王者之剑》,我们用了15个工程师做成,当时想的是如果一年能做到1000万收入就算成功,产品上线后发现我们的预测不准,因为所有的渠道都找我们要那款游戏,这是我创业几年来第一次感觉站到了行业恰当的位置,上线第一个月就有1000万流水,海外也接连产生营收——韩国100万美金、美国100万美金、欧洲100万美金……那种感觉就好像在游戏里面,我们之前几年掉的血全部补齐了。我们把所有在研的老项目(端游+页游)砍掉,全部改成手游。紧接着我们又出了几款游戏,一个比一个火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券商纷纷来找我们推上市,我们也迅速接受了券商的意见,作出了一个一辈子错误的决定——去香港上市。除了腾讯等几家大公司,我们算是当年最好的移动游戏研发商,网易都没有追上来。结果我们作为业内一颗耀眼的明星,却投奔了一个完全不在我们预期的市场,我为什么这么傻呢?因为公司早期融资拿的都是美元,而且都是顶级VC的美元,那个年头能在早期拿到美元融资是很不容易的,所以这里面心态很复杂,我也想过把美元清除出去,但之前投资占股的比例比较大,而且回到A股找个壳也很麻烦,整件事后来变得很难。

声明:本文由(山王游戏)版权所有,禁止转载,文章链接:http://www.shanwon.com/10559.html